量子技术之家

量子技术之家
科技化赐予人类相信真理的力量

张敬轩:故事:男神生日,我说还没想好送什么礼物,他揽腰一抱:你的初吻

张敬轩:故事:男神生日,我说还没想好送什么礼物,他揽腰一抱:你的初吻

  本篇内容为虚构故事,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1

  林好在兵荒马乱的毕业期摔伤了胳膊,伤筋动骨一百天,于是她心安理得地窝在家里,多过了一个暑假。

  天气预报说今天高温达37度,林好觉得有必要慰问下奔走在各个面试场的好友陈薇。

  把手机放自拍杆上举着,开了视频,空调、西瓜、冰淇淋……夏日标配晒了一遍,她故作好心道:“有福同享,给你解解馋。”

  陈薇甩给她一个白眼,“小人!”

  林好做了一个鬼脸,一脸受用的样子。

  陈薇也不是吃素的,毒舌道:“林好,说好听点,你是养伤,说难听点,你就是无业游民!”

  林好不吭声,把自拍杆靠沙发上,伸手拿起西瓜,咬了一大口,吧唧吧唧嘴,才慢悠悠道:“面包来日总会有,假期一去再难寻。”

  “你太不要脸了……”

  林好已经做好了一边吃瓜,一边听她骂的准备,谁知她说完这句就停了,她还当她战斗力下降,正准备嘲笑一番,却听她一声大嗓门——“林好,你有男人了?!”

  林好呛了一下,正想反驳,一抬头就看见屏幕里出现的顾淮安,愣了一下,她才扭头看向门口。

  顾淮安已经关上门,走到了沙发边。他俯身,凑在林好耳边,更清晰地出现在屏幕里。

  “嗯,我是林好的男人,顾淮安。”

  2

  顾淮安贴得近,“男人”两个字又说得别有深意,直听得林好耳朵痒,心肝儿颤。

  屏幕里的陈薇已经开始鬼叫,“哦……林好,长本事了,竟然学会金屋藏男了!这帅哥有点眼熟啊……”

  “熟什么熟,你看见帅哥有不熟的!”林好心虚地打断她,“挂了挂了,改天说。”

  陈薇赶紧阻拦:“别别,我还有正事……”

  林好不着痕迹地把手机换了个角度,确定拍不到顾淮安了,才示意陈薇说话。

  谁知陈薇清清嗓子,又急又快地说道:“这帅哥是你钱包里那个小帅哥吧,林好,你人生巅峰啊!睡到未成年!你……”

  “你个乌鸦嘴!他18了,18了!”

  林好吼完,赶紧挂了视频。

  不得不说陈薇的眼睛真够毒的,一眼就认出了顾淮安,如果知道她是要说这,打死她也不会给她机会的。

  “林好,‘乌鸦嘴’不是这么用的。”顾淮安说完,盯着林好,目光炯炯,唇角微勾。

  林好也发现自己是口不择言了,可最近她总被他压了一头,又想起胳膊也是因为他才摔得,她心里忽然就起了火,蛮横道:“你管我,我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顾淮安点点头,“还差三个月我才过18岁生日,你还有机会坐实她‘乌鸦嘴’的名号。”

  “我不需要,你别乱想。”

  “没乱想,只想睡你。”

  “我不想!”

  “那你睡我。”

  “顾淮安!”

  “林好,你要一直躲着我么?”

  3

  正式的,非正式的,顾淮安跟林好表白过三次。

  第一次时,她18岁,他14岁。

  林好怕伤到少年敏感的心,于是字斟句酌:“你现在还小,还没有见过很多人,所以根本……可能不知道什么是喜欢,才会跟我……表白。

  “等你上了高中,上了大学,见过很多很漂亮的女生,就会知道我很普通的,丢在人堆里都很难找到的那种。”

  顾淮安凝视她,双眸深沉,像是倾注了太久的时光,眉眼皆温柔,只是说出的话却是:“我不以貌取人。”

  林好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来。

  隔天顾淮安带来一个箱子,当着林好的面打开,里面塞满了粉色、天蓝色的信纸和礼物盒。

  他说:“我身边不是只有你,她们中漂亮的、可爱的、学习好的都有,可我喜欢的只有你。告白是我送你的成人礼,你可以想几年,等我18岁的时候告诉我你的答案。”

  第二次时,她21岁,他17岁。

  彼时顾淮安逃课来找她,说自己一模考砸了,说她是他喜欢的人,能给他力量和鼓励。

  于是她陪他吃饭,看电影,压马路。

  他却得寸进尺,“我想抱抱你。”

  话音才落,不等林好回复,他就自作主张地将她拉进怀里,又紧了紧胳膊,满足地发出一声叹息。

  林好想推开他,却听他闷闷道:“下回我会考好的,对不对?”

  顾淮安在她面前,多是一往无前,强悍到总是让她忘记她比他大这回事,难得有这样示弱的时候,林好的心软得一塌糊涂。

  于是她豪气地回抱住他,拍一拍他后背,鼓励道:“嗯,你一定可以的。”

  “那你亲我一下,让我知道你是真的信我。”顾淮安又开始顺杆爬。

  林好再傻也觉出不对来了,以她对他的了解,顾淮安根本就不是轻易一蹶不振的人。

  她推开他,怀疑地问道:“你说考砸了是考了多少?”

  顾淮安不看她,低着头,踢了踢路边的草,好半天才说道:“没考进年级前十。”

  “那是考了多少?”林好咬牙切齿。

  顾淮安眨眨眼,对她一笑,三分狡黠两分讨好,妥妥的俊美少年一枚。

  趁林好愣神之际,他忽然飞快地在她脸上啄了一下,跳着跑开了,边跑边道:“年级第十一。”

  第三次就在一个月前,她22岁,他18岁。

  林好比自己当年高考还要紧张,一大早就出门接顾淮安去考场,啰啰嗦嗦说了一大堆的注意事项。

  顾淮安却问道:“林好,我快18岁生日了,你的答案想好了么?”

  林好拍他一巴掌,“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么?赶紧进去。”

  顾淮安不动,而后大发善心一般,折中道:“你可以先不给我答案,但是你得给我一个吻,幸运吻,否则我怕没心考试了。”

  “顾淮安,别闹,快点进考场……”

  林好说着去推他,使足了劲儿也没能让他挪动分毫,她才发觉他已经又高又壮,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小孩了。

  周围的考生都陆续进场了,俩人还在僵持。

  林好低着头,没有动作。

  顾淮安的目光,始终炙热,始终势在必得。

  只有紧握的双手,泄露了他的胆怯,他怕自己妥协,怕退而求其次,然后林好就完全缩进她的壳里去了。

  等了好久,林好才猛地抬头,踮起脚,揪住他的衣领,凶狠道:“你要是敢给我考砸了,我一定剁了你给我的初吻报仇!”

  然后他看着她用赴死一般的悲壮表情,闭着眼,撅着嘴吻上他,自然没看见他得逞的笑。

  林好本想一吻就撤,却被顾淮安揽住腰箍紧在怀里,“放手”的话也全被他堵在了嘴里。

  最后顾淮安还跟小狗似的,将她额头、左右脸颊都吻了个遍,才心情大好地奔向考场。

  4

  此时林好看着执拗的顾淮安,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怎样回应他的感情。

  她向来是很理智现实的人,在开始一件事情前,总会先想好后果和可能遭遇的麻烦,以此衡量它的可行性。

  唯一一次例外,是当年莽撞地捡了顾淮安回家,可那时她一来年纪小,二来是因为有相似的经历,才会那样做。

  而现在,无论她怎么想,跟顾淮安都是不可能的。

  俩人都不说话,空气都有些沉默,只有空调的声音微微响着。

  “你在怕什么?”顾淮安终于出声问道。

  “顾淮安,现实不是小说,姐弟恋是不会有结果的。”林好蜷缩在沙发上,无力道。

  “你怕流言蜚语?还是怕我会负你?”顾淮安目光锐利,直指问题的核心。

  我都怕,林好避开他的视线,在心里说道。

  “你的录取通知书快到了吧?你带的补习学生到什么时候?记得留几天出来好好玩一玩。”林好换了话题。

  “林好,”顾淮安的语气里带了怒意,“你知道你最大的毛病,就是喜欢逃避问题,做事拖泥带水,够理智,心却不够狠,说不了狠话,做不了狠事,委婉含蓄地残忍!”

  “我的毛病不用你告诉我!”

  林好没料到顾淮安会说出这样的话,她被戳了痛处,又惊又怒,拿起沙发上的抱枕就砸了过去。

  顾淮安不躲不避,继续说着伤人的话。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从前是我不愿步步紧逼,所以总是任由你岔开话题。可是到现在,你还拿我当小孩儿,还想像从前一样对我,忽视我的告白,忽视我的心意,然后慢慢疏远我是么!

  “你想等我去外地上学后,我不联系你,你就绝不联系我。我联系你,你就十条信息回一条,含蓄地拒绝我。

  “等我的心慢慢凉透了,知难而退了,你既不必扮演伤人的角色,还能将责任推给我:看,我又试验了一颗心,他根本爱我没那么深。”

  “顾淮安,你!你给我滚,你滚!”

  林好吼着,拿起什么扔什么,全部砸在顾淮安身上。

  她向来是会掩饰自己情绪的人,从来没有人逼得她如此,而与其说是被顾淮安拆穿心思的羞窘,不如说是被背叛的恼怒。

  从前有人追她的时候,她当顾淮安是小孩,把自己的心思全部告诉了他,可他如今竟当成把柄一样全部还给她!

  这是最锋利的匕首,直刺进她的心里。

  5

  顾淮安没有滚。

  他把林好砸的东西都收好,放回原位,又拿起带来的食盒,进了厨房,仿佛刚才挑起战争的根本不是他。

  这若无其事的态度更加激怒了林好,她气冲冲地跟进厨房,“我说让你滚,让你滚,顾淮安!”

  顾淮安挑眉看她,“滚哪儿?除了你的心里和床上,我哪儿都不会滚。”

  林好冷笑。

  “顾淮安,你小说看多了吧!你以为这样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的烂招数就能打动我!好,你不滚,我滚,我滚行了么?”

  林好说完,就出了厨房,往门口跑,顾淮安仗着腿长,更快一步,背对着挡住了门。

  “外面热,你最怕热的。”这么多年,林好的一切喜恶早像烙印一般刻在顾淮安的心里。

  可林好还在气头上,她两眼通红,嘴上连珠炮似的说道:“热才正好,热死我你就不用看有毛病的我,热死我你就不用面对我的虚伪和残忍,热死我你就……”

  顾淮安的确存了激一激林好的心思,让她别再拿他当小孩儿,可看林好这么激烈的反应,他才知道他真伤着她了。

  他忽然就慌了,“林好,你知道的,我舍不得的,我不逼你了……”

  顾淮安说着,也红了眼睛,捧起她的脸,抵着她额头,嘴里不停说着道歉的话。

  林好不肯看他,剧烈地挣扎,一手掰开他,一脚还不住地踢他,发泄一般,用的全是狠劲。

  顾淮安任由她踢打,一声不吭。

  林好挣扎得厉害,一时忘了自己受伤的事,想两只手齐上,才一抬胳膊,就痛得哭出声来。

  “怎么了?是不是又伤着胳膊了?”顾淮安的声音里有十二分的紧张,想检查,又怕碰疼她,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林好原本是憋着,此时疼哭之后,就再也忍不住了,小孩儿似的,放声大哭起来。

  “林好,咱们去医院好不好?是不是疼得厉害了?”顾淮安的语调带了颤意,害怕、心疼,各种复杂的情绪杂糅着,煎熬着他。

  “我不去……哪儿也不去……疼死我算了……嗝……你别碰我!”

  林好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不让他碰,她自己体力又消耗得厉害,干脆瘫坐在地上,继续哭,眼泪不要钱地往外流,额头满是汗。

  顾淮安哪里还记得去拿纸巾,他单膝跪在地上,撩起T恤给她擦汗擦泪。

  “顾淮安,你混蛋,王八蛋……你就好么!你说喜欢我,还收了那么多情书礼物……你还胆小怕雷,你报复心重,你心思深……你除了比我小,长得好,你还有哪儿比我好!你还说我……”

  林好肩膀一颤一颤的,哭着数落着顾淮安的不是,她要把她这么多年因为顾淮安而忐忑纠结、左右难安的委屈都哭出来。

  顾淮安却松了一口气,她还肯骂他就好,说明她没有真的讨厌他。

  6

  林好哭得厉害,最后不知怎么竟睡着了,只迷迷糊糊记得顾淮安似乎给她敷了眼睛。

  醒来时已经是半夜,躺在床上纠结了一会儿,她给陈薇打电话,问陈薇该怎么办。

  陈薇一针见血道:“林好,你一直都是故作潇洒,看似对同性恋、老少恋、姐弟恋都能接受,可其实骨子里传统得很,心里说不定想的是这辈子只跟一个人牵手、亲吻、上床,地老天荒。

  “但是这辈子你不会遇见第二个顾淮安了,你的心里也不是完全没有他,这么多年你纵容他留在你身边就是最好的证明。

  “你只是迈不过姐弟那道坎。人生是你的,是循规蹈矩,还是肆意洒脱,只有你可以决定。

  “反正我的建议是:宁可扑倒,绝不放过。”

  林好沉默了一会儿,才纠结道:“他……他倒是想扑倒我。”

  “哈哈哈,林好,像你这样的小纯情,拿下你的身,肯定能走进你的心。顾淮安够聪明,你以后妻纲不振啊。”陈薇又开始没个正形。

  挂了电话,林好又开始胡思乱想,她记起了05年的夏天,那是她第一次遇见顾淮安。

  热闹的游乐场里,人来人往,她一眼就看见了他,因为只有他是孤零零一个,一手拿着未拆封的玩具,一手提着装了零食的袋子,望着不远处的一步一回头的母亲。

  他那时才6岁,却克制得像个大人,抿紧了嘴,不哭不闹。

  她却看不过,因为她的母亲也曾这样弃她而去。

  她像只复仇的小兽一般,一路跑过去,推倒他的母亲,又打掉他手里的玩具和吃的,哭着说道:“她不要你,我要你。”

  然后她带他回了家,在他们家一住就是6年,直到他的母亲又来接走他。

  7

  隔天,林好是被顾淮安叫醒的,她今天该去医院换药了。

  林好有一瞬间的恍神,好像这么多年来,顾淮安对她的事情总是比她自己还要上心。就拿这次摔伤手来说,他隔天就要来看她一次,带吃的喝的,帮她收拾屋子。

  他做得理所当然,她接受得理所当然。

  “我自己可以去。”林好故意挑刺。

  “我不放心。”顾淮安还是一贯的沉稳,好像她是不知事的孩童。

  “我比你大,你有什么不放心的!我不需……”

  林好本是故意赌气,却越说声音越低,因为顾淮安的脸色越来越差。

量子技术之家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量子技术之家 » 张敬轩:故事:男神生日,我说还没想好送什么礼物,他揽腰一抱:你的初吻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