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技术之家

量子技术之家
科技化赐予人类相信真理的力量

刘海波:什么是科学

刘海波:什么是科学

  一、什么是科学

  现在的国际科学界的主流观点认为,科学诞生于文艺复兴时期的欧洲,且科学的诞生主要源于两个部分的结合:严谨的形式逻辑系统与实证方法。严谨的形式逻辑系统起源于古希腊,而实证方法则起源于文艺复兴时期的欧洲,把实证加到严谨的形式逻辑系统或纯粹的哲理思辨上之后就产生了科学。

  如果我们把科学精神分为探索、怀疑、理性和实证四个方面的话,那么古希腊自然哲学家们已经把探索、怀疑和理性精神发挥到了极致:从泰勒斯-阿那克西曼德-阿那克西美尼的自然主义世界观、毕达哥拉斯的规律观、德谟克利特的还原论、欧多克索斯-阿基米德的数理方法,直到欧几里得-亚里士多德的形式逻辑系统,只是他们在实证方面仍有欠缺而已。所以一旦文艺复兴时期的巨人们把实验方法(即实证方法)注入其中,现代科学便诞生了。当然,科学的进步离不开对旧知识体系的突破,所以我们今天把哥白尼突破托勒密天文学、维萨留斯突破盖伦解剖学、伽利略突破亚里士多德物理学作为现代科学诞生的标志。一般来说,通常科学界都把1632年伽利略发表《关于托勒密和哥白尼两大世界体系的对话》这本书作为科学诞生的标志。

  不论以哪一个突破作为标志,我们都应该清楚,科学并非自古就有。而传统医学理论则恰恰诞生和成熟于科学诞生之前,这一点中外医学都是一样的,不论是传统西医还是传统中医,包括印度、埃及、古巴比伦的传统医学理论,事实上都不是科学理论。事实上中医理论恰恰基本成熟于科学诞生以前的中国古代,那么它本身又怎么可能是科学的呢?何况,中国古代没有诞生科学基本是公认的,这才会有著名的“李约瑟难题”,其实不仅是中国,除了欧洲亚平宁半岛上的全世界其他地方都没有诞生科学,科学是在古希腊诞生的形式逻辑系统与伽利略的实验方法相结合的基础上才真正成熟的。因此中国人并不需要为科学没有诞生在中国而感到自卑、可耻,更不需要自欺欺人地去强行“论证”中国古代有科学,因为科学本身的诞生是极为难得的,它需要具备诸多条件并借助无数科学探索者的努力,并且即使是在这样的努力之下,严谨的形式逻辑系统的诞生和科学的诞生依然是一个偶然事件。科学不在某个地方诞生其实是一个常态,无论哪个地方没有诞生科学都不必刻意去追究其原因,相反在哪个地方诞生了科学反而应该去研究其原因。比如爱因斯坦就认为中国没有诞生科学并不奇怪,相反奇怪的是科学为什么会在文艺复兴时期的欧洲产生,我们应该研究的是科学为什么会在欧洲诞生。

  同时,科学也不仅仅是西方人的专利,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东方科学和西方科学的区别,也不存在中国科学和外国科学的区别,科学只有一种,并且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中国人在其中也有自己的贡献,我们应该充分认识到它的价值和功能,并牢记邓-小-平“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教诲,认可它并善加利用它。

  因此,我们可以对科学下一个基本的定义了:科学是一种建立在严谨的形式逻辑系统之上,用实证来验证的一种分析和发现大自然规律的自我纠错的方法。

  根据美国学者Root-Bernstein的归纳,现在的科学学普遍认为,要判断一个理论是否科学,要符合逻辑的、经验的、社会学的和历史的四套标准,缺一不可。具体地说:

  在逻辑上,它必须是:1)符合“奥卡姆剃刀”的原则,即必须是简明而非繁琐的,而不是包含一大堆假设和条件,为以后的失败留好了退路;2)本身是自恰的,不能一会说先造动物再造人,一会又说先造人再造动物;3)可被证伪的,不能在任何条件下都永远正确、不能有任何的修正;4)有清楚界定的应用范畴,只在一定的条件、领域能适用,而不是对世间万事万物,无所不能,无所不包。

  在经验上,它必须:1)有可被检验的预测,而不是只是一套美丽的空想;2)在实际上已有了被证实的预测,也就是说,一个科学理论不能只被证伪,而从未被证实,否则这样的理论是无效的;3)结果可被重复,而不是一锤子买卖,或者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只有你一个人作得出那个结果,别的研究者重复不出来,还要怪别人功夫不如你。4)对于辨别数据的真实与否有一定的标准,什么是正常现象,什么是异常现象,什么是系统误差,什么是偶然误差,都要划分得清清楚楚,而不是根据自己的需要对结果随意解释。

  在社会学上,它必须:1)能解决已知的问题,如果连这也办不到,这种理论就毫无存在的必要;2)提出科学家们可以进一步研究的新问题和解决这些问题的模型,也就是说,它不光要有解释,还要有预测,否则也没什么用处;3)提供概念的定义,而且必须是切实可行的,不是像“气功场”、“天人感应”之类子虚乌有、对解决问题没有任何帮助的伪概念。

  在历史上,它必须:1)解释已被旧理论解释的所有的数据,也就是说,你不能只挑对自己有利的数据作解释,而无视对己不利的数据,否则就还不如旧理论;那些宣扬算命多准、祷告多有效的,其惯用伎俩就是挑出成功的巧合大肆宣染,而隐瞒了无数失败的例子;2)跟其它有效的平行理论相互兼容,而不能无视其它理论的存在。比如,“科学的神创论”如果要取代进化论这种“旧”理论,就不仅要解释已被进化论很好地解释了的所有的数据,而且不能不理睬与进化论相容得非常好的现代生物学的其它学科以及天文学、地质学、物理学、化学等的成果。同样,有人声称“气功科学”是最尖端的科学,那么它不仅要包容现代医学的研究成果,还必须与物理学、化学、生物学等等平行学科不互相抵触。

  除此之外,还必须知道,科学没有国界,没有种族、文化的界限,凡是声称某种科学只有中国人(或熟悉中国文化的外国人)才能掌握的,肯定不是真科学。

  科学也与信仰无关,凡是声称“信则有,信则灵”的,肯定不科学。对于科学来说,如果是有的、灵的,你不信也照样有、照样灵;如果是没有的、不灵的,你信了也不会就有、就灵。

  科学从来不会争论它永远对的,但它具备“可证伪性”,即要求你的理论假设可以被验证,能够给出真正可验证的标准与方法,你得为自己的观点或理论提供严格的证据,只要你的举证符合科学研究的规则,满足了科学举证的要求,你的观点或理论就会被科学共同体所接受。而这种举证方式可以保证一旦有新的发现证明之前的理论是错误的,就可以对其进行修正、优化,而科学就可以在这种不断地修正、优化过程中,逐渐地逼近真相,比如哥白尼的日心说和牛顿的三大运动定律,事实上也并没有被否定,而只是被修正了适用范围,在它们的适用范围内,它们依然是正确的。其实只要稍微有点科学素养的人,就可以明白这个原本就不高深的道理。

  归根结底,科学是一种方法,是战胜愚昧无知的最有力的武器。(方舟子《科学是什么》;方玄昌《科学发展简史》)

  二、怎样才算真正证明了穿山甲的药效

  如果真的要证明自己是在“用科学”打脸中医黑,中医论证中成药有效的逻辑应该是这样的:首先举出严格的大样本随机双盲对照实验、三期临床实验结果证明中成药确实有大于安慰剂的疗效,再通过成分分析其有效成分究竟是什么,分离得到其有效成分的单品,得到其分子式,最后根据其有效成分阐述中药发挥药效的药理学原理、药代动力学原理、毒理学分析结果,阐明其毒副作用、安全剂量。

  为什么是这样的论证逻辑呢?因为:

  首先,我们应该先讨论清楚某种中成药到底有没有药效?这种药的药效到底有没有科学证据证明(而不是什么古书记载、口口相传)?有效成分到底是什么?这应该是最首要的问题、最重要的问题、最根本的问题,我们不能在这个问题没讨论清楚的前提下,强行去讨论别的,这已经是转移话题,避重就轻了。

  某些中医粉一直都不肯承认这样一种显而易见的正常逻辑:主张有效的人首先得举出科学证据证明这个药效真的存在,而且这些证据要符合科学举证的规范、要经得起重复与检验,才能有资格主张这一药效存在,才有资格要求别人去相信自己。何况这种药物是真的要拿来给老百姓看病用的,某个制药厂商怎么能在没有证据证明有效的前提下去要求老百姓举证这个药无效,否则就必须得吃?支持中医的人为何不自己先站在一个患者的立场思考一下?这也正是国家药监局要求制药厂商在药物审核过程中必须提供动物试验结果、药理实验结果、三期临床试验结果证明这个药物真的有效的原因,如果这个厂商像某些中医粉一样反过来要求药监局证明这个药物无效,否则就必须批准通过,我想智商正常的人都会认为这个厂商脑子出了问题。

  其次,说清楚穿山甲的药效没有科学证据,与寻找替代品都对保护穿山甲有利,不能偏废一方,要讨论问题就讨论清楚,讨论到底,我们不能像某些人一样,既要拿科学当招牌,又偏偏不承认不执行科学的研究规范和举证要求。事实上已经有证据表明穿山甲鳞片的成分基本是β-角蛋白,其氨基酸组成比例也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更没有证据证明穿山甲鳞片存在着什么特殊的“有效成分”。

  最后,绝大多数的现代药物做了严格的大样本随机双盲对照实验、三期临床试验验证有效成分和毒副作用,而且写在说明书里,然后才能上市,对患者相当负责,患者知道自己所吃药物的具体效用和毒副作用。而像含穿山甲鳞片的中成药一样,绝大多数中药既没有做过严格的三期临床试验,毒副作用也不明,绝大多数中成药说明书上写着不良反应,禁忌,注意事项三个尚不明确,特别是容易造成患者过敏性休克而死的中药注射液,更加应该验明毒副作用,甚至应该全部下架,等验明了毒副作用再上市,这才是真正为人民的身心健康负责。

  三、请不要一边自称“科学”,一边传播伪科学

  而某些中医粉的问题又是什么呢,是他们在各种言论中都反复强调“中医是科学”,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呢?是事实上他们永远在为那些中医理论中的糟粕找借口,为糟粕找理由,拼死要证明糟粕是对的,比如拼死要为穿山甲所谓的药效站立场,反复诡辩,他们何曾有一点对中医理论取其精华弃其糟粕的精神?我们都能承认青蒿素算是验药成果,也提倡中药都该这么检验,怎么让中医粉承认一个错误,承认中医有糟粕就这么难?这不就是口号喊得震天响,事实上却根本不承认中医确实存在问题吗?这不就是典型的说一套做一套吗?嘴上承认中医要科学化,事实上却根本不按科学要求去做。这些人认识、行为的局限性既是水平问题,也是面子问题,更是利益相关永远无法认错的本质问题。

  他们表面上永远要拿科学当招牌,当成自己的牌坊,可事实上却又偏偏不承认、不执行、不坚守科学的研究规范和举证要求。一边说要“用科学”“打脸中医黑”,一边却又根本不承认科学的研究方法,不认可科学的“可证伪性”要求,一定要把中医理论当成科学的“例外”,拼死拒绝进行真正的科学举证,整天强调那些不存在的东西,把没科学证据的“药效”当成事实吹嘘,把科学当成自己可以随意打扮的小姑娘,台上台下贩卖的依然还是阴阳五行气血经络那套鬼话,真心劝一句,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事儿咱以后能不能别干了?

  这是我的微信公众订阅号“求真者”,会发一些原创的文献解读文章、科普文章、科学资讯、文学小品。欢迎关注。

  扫码关注、点击文章开头“求真者”或搜索微信号关注:qiuzhenzhe2018

  附录:

  中医的理论基础是元气论、阴阳学说和五行学说。

  气被当成是万物的本原,人作为万物之一也是由气聚集而成,“气者,人之根本也。”(《难经·八难》)。气维持着生命活动的全过程,“人之有生,全赖此气。”(《类经·摄生》)。任何事物、任何变化都可以说成是气的形成、变化的结果,“气始而生化,气散而有形,气布而蕃育,气终而象变,其致一也。”(《素问·五常政大论》)它似乎组成了一切事物,但是又不像基本粒子那样具有实在的物质基础,只是一个玄之又玄的模糊而抽象的概念。利用它似乎能够解释万事万物,然而实际上又等于什么也没有解释。

  阴阳同样是个抽象的概念,“阴阳者,有名而无形。”(《灵枢·阴阳系日月》)它也是无所不在的,任何事物都可以分成阴阳,而阴或阳之中又可再分出阴阳,可以一直划分下去,“阴阳者,数之可十,推之可百,数之可千,推之可万,万之大,不可胜数,然其要一也。”(《素问·阴阳离合论》)但是什么是阴,什么是阳,却无明确的标准。内脏中,六腑因为传化物而不藏被划为阳,五脏则因为藏精气而不泄被划为阴,都是主观的划分。而本来属于阴的五脏中,又能分出了阴阳,在胸腔的心、肺被划为阳,在腹腔的脾、肝、肾被划为阴,也还是主观的划分。至于一个脏器还能再分阴阳,什么心阴、心阳,肾阴、肾阳,如何设定的,更是难以说清了。阴阳相互对立制约,然而又互根互用,相互依存,它们之间始终处于此消彼长的运动变化中,又能相互转化,“阴胜则阳病,阳胜则阴病。阳胜则热,阴胜则寒。”(《素问·阴阳应象大论》)“阳虚则外寒,阴虚则内热。”(《素问·调经论》)“重阴必阳,重阳必阴。”(《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既然万物都可以随意划分阴阳,而阴与阳之间又可以存在任何关系,这样的学说当然能够解释一切事物及其变化,然而实际上还是等于什么也没有解释。

  五行的相生相克最初来源于对木、火、土、金、水五者属性的观察,木生火(木头能燃烧)、火生土(变成灰烬)、土生金(矿石能冶金)、金生水(金属能熔化成液体)、水生木(水分促进树木的生长);木克土(树木能破土而出)、土克水(土能抵挡水)、水克火(水能灭火)、火克金(火能熔化金属)、金克木(金属器械能伐木)。这种观察当然是非常原始、粗陋的,根本经不起推敲(水银属金还是属水?很多金属和非金属元素都能够燃烧,岂非金生火、土生火?)。把宇宙万物的变化全都归为这五者的相生相克,就更为牵强附会了,例如,为了能与五行对应,硬把四季改成了五季(加了一个“长夏”),而五色(青、赤、黄、白、黑)也与现代三原色的说法不符合。在人体中,与五行相对应的有五脏(肝、心、脾、肺、肾)、五腑(胆、小肠、胃、大肠、膀胱)、五官(目、舌、口、鼻、耳)、五体(筋、脉、肉、皮、骨)、五志(怒、喜、思、悲、恐)、五液(泪、汗、涎、涕、唾)、五声(呼、笑、歌、哭、呻)。为了凑成五个,中医本来说的六腑只好舍去一个(三焦),七情也只好舍去两个(忧、惊)。即使凑成了五个,要与五行相配,也是随意指定的。例如,为什么肝属木?说是“肝之性喜舒展而主升,故归于木。”(《中医学(第五版)》,郑守曾主编,人民卫生出版社,2000年,p.37)但是肝何以有这样的性情呢?又是因为它属于木:“木性曲直,枝叶条达,具有向上、向外、生长、舒展的特性;肝属于木,其禀性也喜条达舒畅,恶抑郁遏制,所以说肝主疏泄。”(《中医学(第五版)》,郑守曾主编,人民卫生出版社,2000年,p.39)这不成了典型的循环论证吗?要在这些牵强附会的归属中说清楚其相生相克的关系,就更难办了,于是必须做出变通,五行的相生相克关系不是固定的,任何一行都受到其他四行的不同影响,任何一行又可以不同的方式影响其他四行,相克关系能够发生转变,相生相克变成相对的了,例如金能生水,水亦能助金,土生金,金亦能助土。除了相生相克,还有相乘相侮:一方过强或一方过虚,过度的克变成了乘,反方向的克变成了侮。这样一来,五脏、五腑……的各种关系的可能组合都能在相生相克相乘相侮中找到对应关系,似乎什么都能解释了,然而实际上还是等于什么也没有解释。

  可见,所谓的气、阴阳、五行都是非常模糊、抽象的概念,并非客观具体的事物或现象,无法界定和证明。然而,它们又是无所不在,时刻发生变化,并囊括了各种可能的关系,它无所不能,无所不包,可以根据需要对一切事物和现象做出解释,可以用于诊断、医治任何已知和未知的疾病,因此在中医中没有未明之病、不治之症,如果医生没有把病治好,也只是他的医术不高明,或你命该如此(所谓“治病不治命”),而不是中医理论本身的问题。这种理论体系实际上既无法检验,也无法证伪,不可能是科学学说,而只能是哲学或玄学学说。

  因此中医作为一个辩证的玄学系统,表面上尽善尽美,总体上无法加以证伪(不排除对特例的证伪),也就缺乏自我改善的能力,只能靠外来的力量扬弃。如果不是现代科学,我们大概还在相信中医的许多谬说。所以两千年前中医是这个水平,两千年后还是这个水平。从前中医对破伤风、痨病、水肿、哮喘、梅毒等等束手无策,死人无数,现在依然是束手无策,全靠现代医学来治,而现代医学从前也治不了的、一般的疾病,在中医手里也成了疑难病症,各执一词,争辩不休。

  现代医学研究跟别的实验科学并没有什么不同,遵循的也是“观察-建立模型-预测-验证”这一套方法。相反的,中医著作中却充满了无法检验的预测。比如历代中医家都断言夜半受孕,生子必寿且富贵,怎么检验?孙思邈断言:“但能御十二女而不复施泻者,令人不老,有美色。若御九十三女而自固者,年万岁矣。”(《房内补益》)又怎么个检验?只是一套美丽的空想。

  科学的检验必须是客观的,遵循实证和理性的原则,尽量避免主观的偏差。但是中医却强调主观的“心法”,非理性的“顿悟”,早期著作称为“慧然独悟”、“昭然独明”,晚期著作则大谈“禅悟”、“心悟”(《中医学(第五版)》,郑守曾主编,人民卫生出版社,2000年,p.20),这显然是玄学的方法,而不是科学的方法。现在甚至有人声称中医理论完全是依据“内证实验”而创造出来的。据说,这种“内证实验”必须是通过自身修炼,具备了“内视反观”的特异功能才能做,有了这种“内视反观”的能力,就能把经络穴位、五脏六腑、血气运行等等看得清清楚楚(刘力红《思考中医——对自然与生命的时间解读》,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年12月版,pp.14-16)。这更完全是神秘主义的说辞了。

  正是为了保证检验的客观性,所以科学方法特别强调可重复性和可测量性。而中医恰恰相反,它特别强调的是不可重复性和不可测量性。上述的“心法”、“顿悟”、“内视反观”等等就纯粹是个人的主观体验,当然是不可独立地重复和测量的。在医疗实践中,中医强调因时、因地、因人制宜,又强调一切都处于恒动之中,实际上避免了可重复性的检验。中医的可测量性同样很成问题。精气、阴阳、五行本来就都是一些抽象的概念,无法测量。脏器该是可以测量的吧,但是六腑中的“三焦”却是“有名而无形”,无法测量了。后世的中医家为了避免中医对五脏六腑的功能描述与解剖生理学不符的尴尬,声称五脏六腑都只是抽象符号,更是让所有脏器都变得无法测量了。除了过分抽象,中医可测量性差的另一个原因,是大量地使用模糊的描述和比喻。例如对脉象的描述,称革脉如按鼓皮、涩脉如轻刀刮竹、滑脉如盘走珠、弦脉如按琴弦、紧脉如牵绳转索等等,只是诉诸于医生的主观感受和想像,不同的医生可以有不同的判断,根本无法做客观的测量。这种模糊性,有利于随意解释,也为理论的失败准备了退路。

量子技术之家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量子技术之家 » 刘海波:什么是科学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