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技术之家

量子技术之家
科技化赐予人类相信真理的力量

赵宏丽:国防

赵宏丽:国防

  国防是随着国家的形成而出现的历史现象。“国防”一词,较早见于中国南朝宋范晔(398~445)撰写的《后汉书?孔融传》:“臣愚以为宜隐郊祀之事,以崇国防。”这里的“国防”还不是现代所指的含义,而是指应严明礼仪,谨防僭越,以维护国体。“国防”具有为保卫国家领土和主权而采取军事及其他防御措施的含义,始见于宋代赵与时撰写的《宾退录》:“闺阃诚难与国防,默嗟徒御困高冈。”国防的发展经历了以矛、盾等冷兵器为代表的古代国防,以火药、枪炮等热兵器为代表的近代国防,以飞机、坦克、导弹、核武器等机械化兵器为代表的现代国防的发展历程。约在公元前3500~前3100年,古代埃及由原始社会进入奴隶社会,逐渐形成了统一的国家,建立了古代埃及最初的军队,产生了最初的国防。古代国防斗争的主要形式是:进攻以白刃格斗的近战为主,弓箭射击为辅;防御以城堡、筑垒防卫为主。国防工程最古老的形式是防栅,后来石墙代替了防栅。古代希腊、罗马的城堡和中国的万里长城是古代国防工程的代表作。在中国古代,国防力量主要是由车兵、步兵、骑兵、舟师等兵种组成的军队。不同时期,军队以不同兵种为主体。西周时期,车兵逐渐成为军队的主体;春秋时期,逐渐以步兵为主体;战国时期,步兵占主要地位,骑兵发展成为独立兵种;元朝,重装骑兵成为军队主体。中国历代在濒海地区还建有舟师(水军)。明代郑和出使西洋时,水军达到相当规模。古代曾实行过征兵制、世兵制、募兵制等多种兵役制度。在国防理论方面,产生了与冷兵器时期生产力相适应的国防思想和军事理论,不少军事名著相继问世。中国古代的《孙子》就是一部世界公认的最早的国防理论名著。随着科学技术和生产力的发展,以及热兵器的出现和不断改进,国防有了很大发展。自1640年英国资产阶级革命以后,资本主义发展的需求促进了军备扩张和国家实力的膨胀,使国防斗争的方法和手段有了很大发展。这一时期,中国发明的火药早已传入欧洲,欧洲资本主义国家在工业发展的基础上,武器装备得到很大发展,火枪、火炮取代了过去的大刀、长矛,炮兵成了新的兵种。海军舰船也开始装备火炮。在军队的组织领导体制方面,出现了各级司令部和总参谋部,统一了武装力量的领导和指挥。同时,国防思想和理论得到发展,产生了一批诸如普鲁士军事理论家C.von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瑞士A.-H.若米尼的《战争艺术概论》、美国A.T.马汉的《海权论》等国防理论代表作。20世纪初,随着工业和国防科技的发展,飞机、坦克等新型武器装备的相继问世,各国的国防有了新的发展。国防由平面型发展为立体型,国家的防御由浅近的、单层次的防御发展为深远的、多层次的纵深防御。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到20世纪末,国防迈向一个新的阶段。世界一些发达国家先后对国防领导体制进行改革和调整。美国于1947年成立国防部;苏联于1950年将军事部与海军部合并为国防部;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于1959年取消三军部,建立了统一的国防部。随着国防内涵和外延的扩大,以及国防实践的发展,国防理论也在不断地发展和完善。中国国防理论在总结中国古代、近代国防理论和吸取世界其他国家国防理论精华的基础上,不断在实践中创新并形成了具有时代特色和符合中国国情的国防理论。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以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等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在领导中国国防建设和国防斗争的实践中,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科学总结中国国防实践的经验,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国防理论体系,并使之成为进行国防现代化建设和国防斗争的科学指南。随着现代国防实践的发展,国防战略、国防政策、国防建设、国防理论等也有了许多创新和发展。国防与政治、经济、外交、军事、教育存在密切的关系,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国防与政治是和国家共存一体的社会历史现象。国家必须同时具备对内巩固政权、对外防范侵略的双重职能。政治对国防有决定作用,而国防对政治直接或间接地产生巨大的反作用。国防由政治产生,政治是孕育国防的母体,国防是实现政治目的的重要手段。政治决定国防的性质、类型、体制、方针、原则,国防直接关系与影响到国家的政治生活、政治建设和政治手段。国防与经济相互依赖,相互促进。经济决定国防,国防依赖于经济。经济基础决定国防的性质,国家经济发展状况决定国防建设的规模、水平和程度,经济条件制约军队的数量、规模、质量。国防是发展经济的重要保障,并推动经济的发展。国防与外交相互依赖,相互促进。国家的外交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制约着国家的国防政策;国防实力制约着国家的外交政策,国防的水平在某种程度上决定着国家的外交能力。国防与外交相互促进。国防可以为外交提供强有力的支持,保证外交工作的顺利实施。外交对国防又有巨大的影响,通过外交斗争、外交活动,为国防发展或国防斗争争取良好的外部条件,为国家争取更多的盟友,分化敌方的外交联盟,以加强本国的国防。国防以军事活动为主,以其他相关的非军事活动为辅。军事实力是国防实力的核心,是实施军事活动的物质基础。军事实力的强弱,直接决定和影响着国防实力的强弱。军事实力与军事活动不是孤立的,它与政治、外交、经济、科技、文化、教育等领域的非军事活动有着密切的联系。为维护国家安全利益而展开的外交、经济、科技、文化、教育等领域的斗争,必须以强大的军事实力和有效的军事斗争为坚强后盾。国防教育是国防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国防科技的进步、国防经济的繁荣起着基础性作用。国防领域的物质建设、精神建设和制度建设都要依靠国防教育为其奠定思想基础。国防领域的人才培养、武器装备发展、人与武器的科学编组都与国防教育有关。国防教育是一种全面的综合性教育,它具有使公民在德智体诸方面获得全面发展以适应国防需要的功能,通过积极有效的国防教育,使全民增强国防意识,树立牢固的国防观念,提高综合素质,有力地促进国防建设事业的创新发展。21世纪,国防已进入迅猛发展的历史新时期。随着科学技术特别是信息技术的发展,人们的国家安全观念不断更新,国家的综合国力不断增强,国防建设与国防斗争面临着许多新的发展机遇和挑战,呈现出许多新的特点和趋势:①国家安全将面临多元化的威胁。领土争端与资源争夺明显增多,民族矛盾和宗教纷争不断加剧,核扩散、国际恐怖活动、国际贩毒与走私等跨国性问题日益严重。②国防的内涵与外延将大大拓展。国防将形成一个包括政治、经济、外交、社会、科技、信息、金融、环境、资源等一系列安全保障系统在内的综合安全大系统。维护国家安全的范围既包括“硬范围”安全,也包括“软环境”安全。③国防斗争的领域和空间将呈现出多维的特征。人类社会进入信息时代后,战场已从物理空间拓展到虚拟空间。这种虚拟空间将不是以传统的地缘、领土、领空、领海来划分,而是以政治影响和军事威慑的信息辐射空间来划分。世界各国都在纷纷拓展和保卫自己无形的信息空间。随着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太空将成为维护国家利益、保卫国家安全的制高点,如何提高太空自卫能力将成为捍卫国家利益的突出问题。④国防现代化建设将与世界军事发展趋势相适应。世界许多国家都在其根本利益的驱动下,充分利用相对和平时期的宝贵机遇,从国家战略全局的高度,不断加强国防建设,抢占新的军事制高点。世界大国都在积极发展综合国力的同时,不断增强国防实力,以便在国际战略格局中处于更加有利的态势。中、小国家也把增强国防实力作为提高综合国力的重要手段,以求在竞争激烈的国际社会中争得相应的地位。国防将随着国家安全环境的变化、国家利益的拓展而不断发展。

量子技术之家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量子技术之家 » 赵宏丽:国防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