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技术之家

量子技术之家
科技化赐予人类相信真理的力量

汪锡宏沈阳茶叶:你喝过的最好喝的茶是什么茶?

汪锡宏沈阳茶叶:你喝过的最好喝的茶是什么茶?

  -细细回想,喝茶至今,大概有下面这三种茶,是我一生也无法忘怀的美味。一、无名花茶2010年的冬天,一个人坐火车到沈阳办事,凌晨一点多到站,背着自己的登山包,从火车站往酒店赶。当时恰逢人生中低潮之时,家庭、事业、感情都不顺利,心如死灰一般。接近零下三十度的低温,走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又困又饿,苦不堪言,居然又飘起了雪。啐,都谈不上难过或是伤心,只是麻木,对身边发生的事情都没什么感觉。更别说喝茶、画画、弹琴,这些功夫在当时都早已弃于一旁,只是行尸走肉罢了。走累了,看到路边有一个「驴肉饺子馆」,我放下包,准备进去吃点东西。接近凌晨两点,饭馆里空无一人,连老板都不知道在哪里。我放下包,抖掉衣服上的雪,喊了一嗓子。「有人吗?」一个看起来五十岁左右的阿姨走出来,看见风尘仆仆的我,愣了一下。我刚开口想要菜单的时候,阿姨说话了。「饿了吧,阿姨给你做饭去。」之后给我倒了一杯茉莉花茶。妈的,当时我的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一杯热茶飘着氤氲的雾霭,香气扑鼻。我摘掉手套,用冻得粉红的双手捧着茶杯,全然顾不得双手已经烫的生疼,只是一个劲的掉眼泪。我喝了一口茶水,暖意从口腔蔓延到全身,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对生活又重新恢复了知觉。后来,阿姨端上来两盘驴肉饺子,坐在对面的桌子上看我吃完。问我去哪,开着自己的电动车把我送到了酒店,收了我十块钱。后来临走的时候,我用钢笔画了一幅画,画面是我的背影,桌上两盘饺子,一杯茶,阿姨坐在对面,送给了饺子馆。低潮之时,有贵人相助。沈阳饺子馆里,一杯不怎么上档次的茉莉花茶,是我喝过最治愈、最好喝的茶之一。茶能救人于低潮,美哉。二、西湖龙井上高中的时候,文科班总共二十五个人,只有五个男生,理所应当的成了被保护的珍稀动物。还好,我们五个并坐在最后一排的男生玩的非常好,也跟女生处得来,大家其乐融融。到现在,我们高中同学聚会,基本还是「教室后两排」的聚会,五男五女。虽然在北京,高中生活也是不轻松的,尤其是高三那一年。每个班,总要有一个人负责开教室的门,那个人一定要来的特别早。当时我们班的这个「钥匙官」,就是坐在我前面的女生。其实我们「后两排」的人,基本也是班里成绩最好的一批人,但是高三谁也不得轻松。也不知道怎么的,大家就莫名其妙地养成了一种默契,有几个女生,总比我们来得早些。而我和几个男生,似乎总是晚到那么一点,每天到校进班的次序都差不多。而最让我感动的,就是高三每天踏着朝阳走进教室的时候,就看到那几个熟悉的面孔坐在教室后面。我对着他们招手,说:「早上好!」大家异口同声地回答:「好!」一来一回,每一天都这样开始。坐到座位上,我的茶杯里已经沏好了一杯西湖龙井,我祖籍江苏,好这一口,姑娘们比我们还清楚。我爱龙井,他爱铁观音,他喝红茶。每天来的早的这几位,早就把茶沏得了,日复一日,从未失约。其实那茶叶是上好的茶叶,用塑料杯和学校的暖水机来冲泡,说是「暴殄天物」都轻了,但谁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现在,我早已经记不得那些茶叶品相如何,香气好坏,口味浓淡。但刻印在记忆深处的,是那每天早晨一来一回的早上好、桌子上的一杯热茶,以及那个,坐在我前面,每天晚上一起锁门的姑娘。这高三教室里的热茶,是我记忆中,最好的茶之一,美哉。三、安溪铁观音家父喝茶,最爱铁观音。2011年我因公务离家一年,远赴云南边陲,其间不能归来。临走的前一天晚上,和朋友聚会,为我送行,折腾到很晚。早晨七点的飞机,我凌晨三点才到家。当我回到家推门的时候,发现门厅里还亮着昏暗的灯光,才发现父亲还坐在屋子中央,等我回来。我放下包,满身酒气,坐在父亲对面。生铁打制的炭炉,旁边是烧至透红的回火炭,水桶、茶煲都在其旁,我知道父亲这是要泡茶为我送行了。父亲指指旁边的锡罐,让我打开。我拧开盖子,「嘭」的一声,我知道这是家中珍藏的安溪旧茶,是父亲中午亲手回火焙制的,我最喜欢的口味。烧水,沏茶,父亲品饮功夫茶三十多年,手段极为熟练。先烫茶壶,再往茶壶里放茶。放茶叶看似简单,其实学问无数,先放小叶,再放茶末,最后放入大叶,没有几年的历练,光放茶这一关就过不去。茶叶放的不好,口感就会逊色,有些茶友说喝铁观音喝不出甘甜的味道,问题多半出在放茶的步骤上。冲完第一泡,倒转茶壶,为的是不积茶水苦涩之味,手法利落,滴水不漏。这时茶香积于壶底,第二冲的铁观音才是最佳的口感。关公巡城、韩信点兵,转眼之间,手里的茶杯,已经注满了茶汤。甘中带甜,香气馥郁持久,清高隽永,灵妙鲜爽,怕是我今生喝过的,最好的铁观音。茶喝了快一个小时,父亲一语不发,我就看着他默默地泡茶、喝茶。该出发去机场了,司机已经过来接我。父亲说:「茶喝的是韵,不是茶,你懂了罢?拿着这套茶具,背井离乡,就算是家里人陪着你了。」递给我一个红木手提箱,是家里最好的一套茶具。后来,就是这套茶具,与我在云南山上度过了一年的时光。那段日子喝过的每一泡生熟普洱、景颇苦茶或是德昂酸茶,就都有了家的味道。啜英咀华二十年,茶叶的「韵味」究竟在哪,这时,我才真的明白。那天晚上的安溪铁观音,最好的茶、最好的人、最好的气氛,怕是我今生再也无法超越的绝妙体验,这次没有之一,美哉。————一杯茶寄情山水,于自己、于朋友、于家人,都会有独特的意义,也是因为这些意义,茶才成为好茶。一杯茶的「韵味」,在自己的心,而不在茶叶本身。行走一世,记录生命的办法很多,但是饮茶,是其中最美的一种。这是财富、地位、权力等等世俗功名都无法妨碍你的地方,是自己心田的一片世界。所谓茶道,即非茶道,是名茶道矣。这也是,喝茶最吸引我的地方。感谢阅读。1.沈阳茶城 2.北方茶城 3.中街茶城 4.鸿兴国际茶城 5.奉天茶城 6.小商品茶城 7.荣碧达茶城在沈阳小津桥交通岗和小东门之间在道西有很多卖茶叶的。-细细回想,喝茶至今,大概有下面这三种茶,是我一生也无法忘怀的美味。一个人坐火车到沈阳办事,凌晨一点多到站,背着自己的登山包,当时恰逢人生中低潮之时,家庭、事业、感情都不顺利,心如死灰一般。走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又困又饿,居然又飘起了雪。都谈不上难过或是伤心,对身边发生的事情都没什么感觉。更别说喝茶、画画、弹琴,这些功夫在当时都早已弃于一旁,走累了,看到路边有一个「驴肉饺子馆」,我放下包,准备进去吃点东西。接近凌晨两点,饭馆里空无一人,连老板都不知道在哪里。我放下包,抖掉衣服上的雪,喊了一嗓子。」一个看起来五十岁左右的阿姨走出来,看见风尘仆仆的我,我刚开口想要菜单的时候,阿姨说话了。阿姨给你做饭去。」之后给我倒了一杯茉莉花茶。当时我的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一杯热茶飘着氤氲的雾霭,香气扑鼻。用冻得粉红的双手捧着茶杯,全然顾不得双手已经烫的生疼,只是一个劲的掉眼泪。我喝了一口茶水,暖意从口腔蔓延到全身,我觉得自己对生活又重新恢复了知觉。阿姨端上来两盘驴肉饺子,坐在对面的桌子上看我吃完。开着自己的电动车把我送到了酒店,后来临走的时候,画面是我的背影,桌上两盘饺子,阿姨坐在对面,送给了饺子馆。沈阳饺子馆里,一杯不怎么上档次的茉莉花茶,是我喝过最治愈、最好喝的茶之一。茶能救人于低潮,二、西湖龙井上高中的时候,理所应当的成了被保护的珍稀动物。还好,我们五个并坐在最后一排的男生玩的非常好,也跟女生处得来,我们高中同学聚会,基本还是「教室后两排」的聚会,高中生活也是不轻松的,总要有一个人负责开教室的门,那个人一定要来的特别早。当时我们班的这个「钥匙官」,就是坐在我前面的女生。但是高三谁也不得轻松。大家就莫名其妙地养成了一种默契,总比我们来得早些。似乎总是晚到那么一点,每天到校进班的次序都差不多。就是高三每天踏着朝阳走进教室的时候,就看到那几个熟悉的面孔坐在教室后面。「早上好!」大家异口同声地回答:坐到座位上,我的茶杯里已经沏好了一杯西湖龙井,姑娘们比我们还清楚。我爱龙井,他爱铁观音,他喝红茶。早就把茶沏得了,从未失约。其实那茶叶是上好的茶叶,用塑料杯和学校的暖水机来冲泡,说是「暴殄天物」都轻了,但谁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我早已经记不得那些茶叶品相如何,香气好坏,口味浓淡。但刻印在记忆深处的,是那每天早晨一来一回的早上好、桌子上的一杯热茶,坐在我前面,每天晚上一起锁门的姑娘。这高三教室里的热茶,最好的茶之一,三、安溪铁观音家父喝茶,最爱铁观音。其间不能归来。临走的前一天晚上,和朋友聚会,折腾到很晚。早晨七点的飞机,我凌晨三点才到家。当我回到家推门的时候,发现门厅里还亮着昏暗的灯光,才发现父亲还坐在屋子中央,等我回来。我放下包,满身酒气,坐在父亲对面。生铁打制的炭炉,旁边是烧至透红的回火炭,水桶、茶煲都在其旁,我知道父亲这是要泡茶为我送行了。父亲指指旁边的锡罐,我拧开盖子,我知道这是家中珍藏的安溪旧茶,是父亲中午亲手回火焙制的,我最喜欢的口味。烧水,沏茶,父亲品饮功夫茶三十多年,先烫茶壶,再往茶壶里放茶。放茶叶看似简单,其实学问无数,先放小叶。过的每一泡生熟普洱、景颇苦茶或是德昂酸茶,就都有了家的味道。茶叶的「韵味」究竟在哪,我才真的明白。那天晚上的安溪铁观音,最好的茶、最好的人、最好的气氛,怕是我今生再也无法超越的绝妙体验,————一杯茶寄情山水,都会有独特的意义,茶才成为好茶。一杯茶的「韵味」,而不在茶叶本身。但是饮茶。首先沈阳对于茶树来说太冷了不弄温室的话根本没法越冬;而且茶树适宜种植在偏酸性的土壤里。中街也应该会有把?0

量子技术之家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量子技术之家 » 汪锡宏沈阳茶叶:你喝过的最好喝的茶是什么茶?
分享到: 更多 (0)